<ins id="v33r1"><span id="v33r1"><cite id="v33r1"></cite></span></ins>

从“农民精英”到武汉坐地商的嬗变—— 黄卓仁:宁亏亿元不亏信用

首页    媒体报道    从“农民精英”到武汉坐地商的嬗变—— 黄卓仁:宁亏亿元不亏信用

  

  □长江商报记者 唐诗云

    什么是精英教育?

    黄卓仁面向记者,沉吟半响后自问自答:“我觉得中国的传统教育就是精英教育,你能想象一个不讲孝道、不讲诚信、不讲道德的人是所谓的精英吗?”

    7月1日下午,几场大雨过后的武汉阳光格外艳丽,记者听说利和集团董事长黄卓仁对于时间观念的苛刻在“浙商”圈子里是出名的,于是早早出门。面对早到的记者,黄卓仁对这次采访格外尊重,大方地与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成长、生活、创业故事。并坦言,在很多人眼里,自己还是一个农民,算不上精英。

    从一个16岁出门远行的懵懂少年,到坐拥30亿资产的投资大亨,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的容颜,岁月会添减一个人的财富。然而对于黄卓仁来说,唯一不变的还是那颗充盈着农民质朴情怀的赤子仁心,这也是他纵横商海的法宝利器。而他也自称是一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“农民精英”。

    他像一个邻家大哥,忠厚义气,处处替别人考量;更像一个羞涩的大男孩,低调谦和,说话之前先笑;然而其身份却是一家资产几十亿的集团公司董事长,翻手覆手之间动辄上亿;他对自己的评价只有一句话: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

    当记者问起如果有一天不做董事长了会做什么?他沉思后笑道,“一定还是会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小生意。比如开个小会所或者一个酒店,这样自己有个休闲的去处,有零花钱,也有和朋友聚会的场地儿,我是一个爱热闹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卓仁说,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。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,不一定要有多大的成就,但是一定要做一个对得起关心和帮助我们的人,对得起对我们有所期待的人。

    给创业者做“保姆”

    记者到达约好的采访地点时,黄卓仁正在同客户探讨由利和集团发起、首期投入8亿元打造的一个孵化器平台。黄卓仁说:“以前当农民讲究靠天吃饭。现在做商人了,更是要靠天吃饭。什么是天,创新与创业就是天。前几天网上说澳门的中小投资者靠研究新闻联播来投资股市,这就是靠天吃饭。我们现在做的孵化器项目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黄卓仁表示,孵化器平台,除了提供注册、记账、场所等服务以外,最大的特色就是突出在融资方面,立足武汉,面向全国,沟通海外,给创新型企业和创业者们当一个全方位的“保姆”、“管家”。

    等到客户离开,进入采访流程。黄卓仁未语先笑:“没有什么好采访的,我也不是什么精英,我就是一个农民的孩子,也许在有些人的眼里,我现在还是一个农民。”

    “农民和精英难道就是两个不搭界的话题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黄卓仁一边斟茶一边思索:“这两者之间还真不是矛盾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话题的引领下,黄卓仁把记者带到了30多年前。

    在上个世纪80年代,17岁的黄卓仁离开老家,去山西、河北、内蒙一带的矿山推销矿灯。

    黄卓仁的讲述里洋溢着诗人情怀:“那是一个冬天,我坐着一趟绿皮火车,年关底下没有什么人,七八节车厢里就我一个人,窗外下着雪,我的心里怀揣着去洽谈业务的喜悦。”

     一盏矿灯的成本是10元钱。黄卓仁卖到矿山上就是29元,净赚19元,近乎百分之二百的利润。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里引用过这样一段话:“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;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,甚至被绞死!”

    黄卓仁幸运地收获这近乎百分之二百利润的同时,也第一次收获了让他难堪的苦涩:一批矿灯因为质量问题遭到矿山退货。更为糟糕的是,这家矿山把他和所有的浙商列为不欢迎的客户。

    中国何其大,矿山何其多,大不了不做这家矿山的生意就是。然而,浙商遍地,难道要因为自己糟蹋了“浙商”这块“牌子”?

     在犹豫和郁闷之中回到老家,祖母的一句话让他顿悟:“什么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黄卓仁表示,这句话让自己走上了正轨。此后,黄卓仁把产品质量放在第一位,把诚信作为了自己的立身之本、行商之根。

    为此,他丢掉的眼前利益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在利润与信誉间取舍

    上个世纪90年代,作为“走商”的黄卓仁扎根大武汉成为“坐商”,开始了自己房地产开发之路。

    其开发的一个项目中,黄卓仁发现所有的门和图纸设计的不一样,项目经理犹犹豫豫地告诉他:是当地一个领导过来推销了一批门,所以质量差了一些,但是也还能用。黄卓仁二话不说,要求这批门全部拆下来换掉。在房地产开发中,黄卓仁这样宁可损害自己利益也要保证质量的故事很多很多。他接手的武汉市青山区的旧城改造项目,前两期已经完成,并实现了预期利润目标。然而做第三期,要拆迁700多户,拆迁成本已从前两期每平方米1500元飙升至5000多元,加上其他因素,估计亏损近亿元。

    黄卓仁面临两难选择:不做,能保持公司利润却丧失信用;做,兑现了承诺却要丧失利润。利和集团管理层、经营团队建议,放弃这个项目,寻找其他有利润的替代项目。

    “但土地是一次摘牌的,做完前两期不做第三期,那拆了的学校没还建,小孩上学怎么办?当初向居民们承诺的改善居住环境怎么兑现?”黄卓仁力排众议。说起这个亏损近亿元但让回迁居民满意的项目,他依旧有些遗憾:“还是因为刚接触这个行业,某些细节方面做得还不够好。但我告诉自己,无论做什么,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宁亏亿元也不能亏信用。”

    当记者问起做这样的“亏损”生意值得不值得的时候,黄卓仁继续展露他那独有的微笑:“我赢得了信誉,赢得了朋友,赢得了口碑,做生意还有比这个更赚的吗?”

    信守承诺的黄卓仁坚持认为自己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,没有什么后台背景,但是凭借“诚信”二字就让他拥有了所有成功的基础。

    传统家风与精英成长

    “其实,中国传统的家风,就是最好的教育,既朴实也具有真理。”黄卓仁说。

    生长在浙江温州乐清农村的黄卓仁,是当地的一个大家族。他介绍,其曾祖父曾准备在一块占地五亩的大宅基地上盖房子,为此专门去外地请了一个风水先生来堪舆。曾祖父和风水先生走到离村子还有一公里的地方,发现前面有人在自家的稻田里偷割水稻,于是对风水先生说:咱先躲一躲吧,前面正有人偷我家的水稻,肯定是他们家里逼不得已了。如果我们往前走,他们就会吓得跑掉,那样家里还是困难。

    风水先生当即表示:“我要回去了,你家的风水我不看了。这样的善心随便在哪里起房子都是好风水。”

    “与人为善总是有好的回报。”这样一个宅院占地五亩的“土豪”,在当时也没有被划为“地主”。黄卓仁说,是善良的村民保护了这一大家子。

    在这个大宅子长大的黄卓仁自小就和祖母睡在一起。他说:“十岁的时候还和祖母一起睡。”那是一个对他言传身教的慈祥老人。

    祖母活了102岁,在黄卓仁的记忆里,她总是忙忙碌碌的,一刻也不得闲:不是在洗菜刷碗,就是在抱孙子。他们13个堂兄弟,每个人包括他们的孩子,都是祖母看大的。黄卓仁说:“我大伯家的大堂哥比我要大30多岁,不仅他的孩子我祖母看护过,甚至我的儿子她都看护过。”

    13个堂兄弟成家立业之后,祖母也年纪大了。孙子们都想让老人家跟着自己住。可是老人却说:我有儿子,我跟着儿子吃饭。

    黄卓仁介绍:“我大伯四个儿子,大伯要在每个儿子家轮流吃一个月;我二伯家六个儿子,二伯要在每个儿子家轮流吃一周;我爸爸三个儿子,我爸爸要在每个儿子家要吃两天。祖母要跟着自己的儿子啊,每个儿子家吃两天。连我都算不清祖母每天要去哪家吃饭,可是老人家自己算得清清楚楚,每天要到吃饭的时候,她的拐杖就敲着楼梯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老人享受的就是挨家挨户上门吃饭的这种感觉。这是亲情,更是一种家风。到现在,这堂兄弟们在老家还住在一起。 黄卓仁和他的13个堂兄弟后来在五亩地的老宅子上盖起了一栋17层的楼房:上面13层每个堂兄弟家一层,下面4层无偿送给村里使用——办公室、老年活动中心……

    说起当下网络里一些有关于“富二代”的负面新闻,黄卓仁表示:错不在“富二代”,他们的父母最有责任。

    黄卓仁说:“什么是精英教育?我觉得中国的传统教育就是精英教育,你能想象一个不讲孝道、不讲诚信、不讲道德的人是所谓的精英吗?但是我们今天也不能事事按照老套路办。”

    黄卓仁说的是他自己的儿子,“我们这个年龄,孩子大都是独生子,我儿子在欧洲读书,我就告诉他,爸爸没有什么资产留给你,你要是回国结婚需要买房子买车子,我可能会赞助你一些。要想创业,那你自己去闯吧。我当年就是自己一个人闯的。”

    说起未来的规划,黄卓仁说:不要说我是个房地产开发商,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房地产化,未来的利和集团主要是三块:服务、文化和金融。

    黄卓仁表示,作为湖北浙江总商会的名誉会长,他要和在鄂的浙商们一起协作,把经营扩展到更宽更广的领域……

    (黄卓仁:浙江省乐清市柳市镇人,汉族,中共党员,湖北利和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。来鄂创业的优秀农民企业家。公司涉足金融投资、房地产开发、高科技产品研发生产等多领域,2007年成为湖北省第一家全国性无区域无行业的集团公司,个人十分关注社会公益事业,历年来共拿出200多万元捐助社会,先后当选孝感市人大代表、武汉市青山区政协常委,2009年被中国企业家协会、《中国企业报》联合授予“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”光荣称号,2010年被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授予“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”荣誉称号。)

    

2015年7月6日 10:20
?浏览量:0
腾讯分分彩微信计划群